關於部落格
寫給我自己的。
  • 748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紀念品 -- 2

而且真希並沒有吃避孕藥,雖然後來L都會懷疑她有沒有避孕而帶上保險套,可是最初的那夜她的目的就是要留個紀念品。她希望能有個孩子將來分手的時候也有個人可以懷念,更何況孩子可能是牽繫著兩個人命運。只要有了孩子,L一定會跟她在一起的。

她成功的懷孕了。

就在一個平常的夜晚,真希高興的透露這個消息。

L的臉瞬間慘白。

「我們不是都有做保護措施嗎?」他慌張的問。

「你不開心嗎?」她斜倪著一身冷汗的他。

「我是有家庭的人啦!」L一臉煩躁的來回踱步思考怎麼解決問題。「不行打掉嗎?」

「已經太晚了!」她帶著笑柔聲的說,就是要等到逼不可以的時候才告訴他。

這是個死棋。生小孩一定會激怒老婆的。L在心理暗暗的想。可是總是自己的骨肉,矛盾的情緒在腦中飛奔。一時之間也拿不定主意。

就這麼漸漸的看真希的肚子變大,L常常覺得真希比老婆還難伺候,很多時候真的很想一走了之。

L的老婆說如果要照顧這個孩子和她,只能負擔一個小房間費用給她,真希是個骨子裡就驕傲的女孩,當然拒絕了,她希望自己能擁有一個和L的家,還有順便可以接弟弟一起過來住,她總是希望自己能有能力照顧小她兩歲的弟弟。最後真希還是自己租了一個小公寓給自己待產。L完全沒有經濟能力,一切經濟操縱在L的老婆手上。

孩子快生下前,L的老婆下了最後的通牒,要他在兩個女人之間做出抉擇。

 

L沒來看孩子一眼。

 

所有的委屈都湧上來,真希被氣憤衝昏了頭,L懷疑肚子裡的孩子不是他的。

 

「那就做親子鑑定!」真希在電話裡憤怒的吼著。「他絕對是你的孩子!」


剛生完孩子身體十分疲累,還要帶小孩讓她自己感覺快崩潰了。打電話向姐姐求救,請姐姐弄飯給她吃照顧一下小孩。心情是非常憂鬱的。她氣他的絕情。至少有一陣子他說他會照顧她們母子兩個的,越想越傷心。她決定要從他那邊拿點錢來養育這個孩子,孩子是他的,至少他也該付部份責任。

然後就在朋友的鼓勵下發律師信告L

去法院那天,真希刻意的打扮了一下,抱著孩子前往法院。就在小小的法庭內,看到L與妻同來,L一直迴避她的目光,真希睜睜的盯著他看。熬了幾個月法庭也上了,官司也勝訴了。真希走到他面前,L就是不看孩子一眼。雖然勝訴但是對方就是不拿錢,L沒有工作,L的老婆說兩個人已經訴求離婚,今後不會再管L的事了。一點都沒有贏的快感。剩下只是靜默的空虛。

真希緊緊的抱著孩子,「從今以後就是我跟你了」她喃喃的低語,沒有怨對,沒有太多情緒上的波動,只是說給自己聽。他怯諾絕情的面容讓她一輩子都忘不了。


 
孩子將會沒有爸爸,這個恐懼一直在她的心中盤旋。前一陣子回國陪姐姐相親,結果對方反而很喜歡自己,遙遠的兩方,他的貼心讓她有點感動,一直在她身邊照顧她,傾聽她的心事。即使知道孩子不是他的。他也願意接纳小孩當作是自己生的。並且告訴自己的母親,孩子就是他的。

「請給我機會讓我照顧妳和孩子!」他誠懇的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