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給我自己的。
  • 748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哈嘍,美容院。


 
感覺,一整個頭輕飄了起來。
 
跟以前先洗頭髮再剪的程序有點不同,這樣才知道會不會剪過頭了。傻孩子。
 
就要剪前面的瀏海了,我有點緊張起來。
 
髮型師測試了一下長度,然後大刀闊斧的剪下去。啊,我在心底驚呼。
 
這樣會不會太長?我的髮型師禮貌的問我。看了一下長度,好像有點遮住眼睛,可是又不想剪太短變成馬桶蓋,遲疑了一下,應該不會吧。髮型師似乎很滿意我的答案,開始修剪一下側邊,我覺得可能有點長耶。馬上向髮型師提出建議。因為想想不久就要回去了,剪這麼長的瀏海到時候會不會很快又要修?
 
不會啦。髮型師拍胸胕擔保,這樣剛剛好,等下洗完頭髮吹起來長度就剛好。好吧。我很快的就妥協。我應該是最沒意見很好溝通的客人吧?
 
把一頭的長髮剪去後,就要上護髮染的顏色了。挑了個不太顯眼的顏色。年紀大了不願意再挑一些驚栜駭人的亮麗顏色,而改了比較溫和靠近深棕色的髮色。以前是自己染的嗎?我的髮型師遲疑的問了一下。對啊。這麼不俐落的染髮當然是自己染的,難道還有哪個冤大頭願意花這麼多錢去染這顆髮色不是很均勻的頭?我尷尬的笑了出來,很明顯喔?(這不是白問嗎?)
 
後面靠近頸間的頭髮都沒有染到。髮型師以嚴重的口氣嘆到。這樣我很難染的很漂亮喔。因為前面的頭髮之前染的顏色還沒有掉,後面又沒染到。我試著幫妳做到最好啦。感覺有點像是強人所難,我也有點不好意思的回答,那麻煩妳了耶。(感覺上好像是我比較委屈?)
 
我的髮型師就和這樣的髮色爭戰了好一會兒,最後終於滿頭大汗的棄械投降,我上了三次顏色了,這是我做的最好的程度了。她有些沮喪的說。那也沒別的方法了啊,所以我還要安慰我的髮型師說她已經做的夠好了。(天啊,到底是誰的頭髮呢?)接著我的髮型師就強力推薦她們護髮產品,(我最受不了的誘惑,還好我娘沒給我太多錢,不然我一定會給她敗下去。)順便做了一下頭皮的測驗。
 
妳的頭皮還可以啦,後面損毀的比較嚴重。髮型師很慎重的交代我一定要試試她們的產品,絕對好用而且物超所值,保證回去頭皮一定健健康康不再受污染。我微笑的傾聽不為動容。每家都誇自己的品牌好,真正使用起來的效果卻不盡然。
 
然後,
 
就要進入我最喜歡的程序了。採著我散落在地上嚇人的長髮過去,(一整個興奮中)好整以暇的坐在躺椅上,舒舒服服的享受著按摩頭皮的快感,這樣的水溫還可以嗎?髮型師溫柔的詢問,可以,謝謝。我很快的回答,感覺快進入睡眠狀態了。(實在是太舒服了)
 
好不容易從舒適的躺椅上掙扎的爬了起來,我的髮型師很快的幫我擦乾頭髮,吹起一頭短髮。妳看,我幫你洗了幾次護髮液,妳的頭髮看起來光亮了許多吧。髮型師得意洋洋的向我邀功。
 
的確是閃閃發光啊。我滿意的看了看自己閃閃發亮的新髮型。這美容院的光線還真是不錯耶。老闆一定有很有心機的研究過燈光的裝置。
 
看,剪了前面的瀏海剛好蓋住了側邊的白髮。唉。講到我的痛處了。
 
這側邊的白髮確實讓我煩心了不少,而且數量更是每年持續增加,明明就是單身一個人,哪有什麼需要煩心的事務呢?可它就是毫不留情的持續增長。好吧。好歹也剪了一個可以遮醜的髮型。有點快樂的想著。
 
好吧。接著就要付錢了。
 
髮型師跟我說了一個價錢。細心的解釋給我聽,我有看懂那個剪髮加洗髮的價錢,但是後面多加三次的200元卻是一頭霧煞煞。什麼?感覺好像那個廣告的小字幕,一溜眼就迅速不見。我怕自己問了笨問題,加上時差也沒有多問,所以後來又被我娘唸了許久,不知道多花出來的六百大洋究竟是怎麼的用法。
 
剪了頭髮,妹妹頭讓我看起來年輕了不少,眼袋卻將我帶回現實的殘酷。以至於後來連金門機場幫我寄信的阿伯都不小心猜對我的年紀,真是有夠懊惱。不過看了鏡子中的自己還算滿意,我的髮型師卻忽然冒出了一句,你還真有勇氣剪瀏海,很多人因為前面剪瀏海會因為遮住的髮際額頭會長痘痘,這句馬後砲讓我頓時很錯愕(其實之前也有認真的考慮過)。還好目前為止問題還不嚴重。就是說平常沒人的時候讓自己的額頭亮出來一下,再加上年紀大了,臉上也沒有年輕的時候當出油工廠般油膩了。
 
髮型師千叮嚀萬囑咐,上了顏色的頭髮至少幾天之內不要洗頭。所以金門之旅就一頭油膩膩的頭髮一路玩回來才洗。當天親愛的母親大人還特地去買了一瓶牛奶給愛女享用。說是牛奶解毒,染髮後二十四小時之內一定要飲用,不然染髮劑的毒素會存留在體內,聽的我一愣一愣,乖乖服用一整瓶。
 
這回剪的髮型感覺上跟之前相差了許多。其實是被朋友笑說老是不願意做大的改變,可是這改變說起來也是年輕時候差不多。左看右看了一下,我娘怯生生的問我還滿意嗎?我其實是個蠻容易滿足的人,愉快的回答很滿意啊。看了看她有點欲言又止的模樣。唉。我還是聰明的學會閉嘴吧。
 
快要離開台灣的時候,娘跟我說傳統市場那邊有美容院洗頭是99元的優惠價。那還等什麼,我克制自己很想趕快衝過去的衝動。很認真的跟娘約定說臨上飛機前,一定要去洗頭。沒想到娘隔天就衝去趁我跟同學約會的時候自己先跑去享受。因為是晚上的班機,時間還很充裕。想不到差點被我脱線表哥搞砸差點就沒辦法洗頭。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上去二樓,裡面的小姐都非常年輕可愛,頓時喜上眉梢。就說了我對美女最沒輒了。先是輕聲細語的問你需要什麼飲料。我娘怕我錢帶太多會散完,所以只給了我一百五十元,揣在袋子裡在很怕一不不小心就會消失,自己要當在那邊做小妹,所以還是很鄉下的點了白開水。拿了雜誌不安的像劉佬佬逛大觀園的四處瞧。
 
請問要坐著洗還是躺著呢?妹妹很親切的問。那還用問,當然是躺著啊。(後來偷瞄了一下隔壁的,好像坐著洗也不錯耶,我還真是個三心二意的人啊。)
 
很快的領著我到躺椅上。要開按摩椅嗎?哇。真是高級的服務啊,可是需要加錢嗎?我遲疑的問,反正所有小姐問我的話我都會問要不要加錢。免錢的就給她點頭,要錢的當然就搖頭啦。按摩椅開下去剛開始還蠻不錯的,開久了實在是受不了,趕快請妹妹關機,不然真會震的自己七暈八素的。請問哪裡要加強嗎?這樣的手勢還可以嗎?總而言之就像是皇太后似的被服侍到爽翻天。真希望時間在此刻靜止,然而快樂的時間總是很快就過了,很不情願的從椅子上爬起來已經是下輩子的事了。
 
幫我包好頭後領我回去坐,還問我頭髮濕濕的會不會冷,以前經歷過一個也是朋友認識的美髮師,算是認識很久,因為自己出來開店,所以人手不夠需要自己接電話,那時候就被美髮師活生生的頂著一頭濕髮在旁邊晾乾,從此以後就生悶氣不再去給她剪頭髮。所以妹妹有問的時候就十分感動,如果在美國就會賞她多點小費,所以在美國做服務業都要養的一付油嘴滑舌的功力。換手接著另一個髮型師幫我吹頭髮,這個就有點,不太敬業了。
 
不過,總體來說,能以這麼少的價錢享受到這麼好的服務,心裡面已經在偷笑好久了。台灣,真好。(滿足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