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給我自己的。
  • 7481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回家


 
好吧,東撿西挑的,忍痛割捨了一些東西。我娘還交代我別帶太多私人物品回去。我本來就不打算帶衣服回去的,回去穿我娘的衣服,所以忍不住很委屈的說。我只有帶兩件衣服和兩件牛仔裤而已耶。嗯,所以說,整箱幾乎都是維他命,台灣人的最愛耶。行李提起來,維他命還會四處翻滾。因為真的沒有衣服可以帶,或是說可以放的進去?
 
然後就跟朋友爭執行李超重的問題。
 
差一兩磅不會怎麼樣的啦。我死命用不確認的語調擔保。朋友還不死心的打電話問機場服務人員,我以前就是其中一位啊,怎麼不相信我呢?其實自己說的也有點心虛,還是要看機場地勤人員,別人還是有權利拒收超重的行李。我可不願意帶著妳超重的維他命回來喔。朋友一臉的嚴肅。好吧。很氣餒的把行李減到最低標準。還是有一件很不小心的超重一磅。你看了看我有點委屈的神色,把掛在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
 
確定有人會在台北接妳嗎?你不放心的再三詢問,這麼重的行李,裡面應該有托妳帶東西的人可以接妳吧?剛開始我還跟你逞強,站在我媽那一邊。可是我又擔心我娘,這麼重的行李,她行嗎?有點疑惑。好吧。那就開始求救。跟我娘死纏濫打了一翻。老人家就是不願意麻煩別人。唉。還好同學的朋友願意來接。到時候再把他們倆母女架上車好了。同學的朋友熱情的說。就放下了一半的心。
 
確定要三小時前到機場嗎?朋友一貫的疑問。最好是啦。我也不是很肯定的回答。還好最後還是選擇早到,機場已經排滿人了,由於機場的規定老是在變換中,所以還是找個人問清楚再說,到底要先檢查行李還是要先辦登機手續?好。大叔指了指右邊本來應該檢查行李的地方。原來是辦登機手續的人太多不要讓人站在靠門的關口受冷風吹,所以排在另外一邊。隊伍還真是長的不像話耶。還好妳說要提早來。朋友這才似乎有點相信起我來。拜託喔。究竟是誰經常在出國的。我有點小得意。可前面的人轉過來搭訕了。
 
一個看起來長的十分安全的中年健壯墨裔男人轉身,你們一起走的嗎?不是。朋友友善的回答。只有她回去。去台北嗎?我點點頭。然後他就開始火力全開跟著朋友一來一往的把祖宗八代都快交代清楚了。嘿嘿。不過朋友還是有所保留的隱藏了一些事實。
 
眼看就要轉到其他地方了,以為可以擺脫眼前的大叔,沒想到最後還是乖乖的排在他後面。大叔很正經的說到要回台灣拜見將來的岳父母,順便還掏出了未來老婆的藝術照,非常驕傲的炫燿他未來老婆也算是半職業的模特兒。朋友向我眨了眨眼,我裝做看不懂。大叔順便還教了幾招朋友中文怎麼說。大叔不是中國人卻會講一些中文喔。還向我們炫燿了不少台灣的知識。大叔,你好樣的。
 
後面的老美小姐老實不客氣的就趴在我的行李箱上寫起她的地址來了,連借問都沒有一聲。真是沒禮貌,看到我回過頭來看她,還咪笑著說還有一張就寫玩了,連個謝字也沒有,這個年代好像別人就是應當讓你利用的。我摸了一鼻子灰,站在我的行李後面,不想讓她再靠近我的行李。
 
終於輪到我辦理登機手續了。兩件行李放上去,有一件過了一磅重,地勤哥哥老實不客氣的就說行李過重,但是會讓我們過,只是要貼上過重的標籤。拜託才一磅耶,想想那時我做地勤的時候多三磅我才在貼的耶。不過現在生死掌握在別人的手裡,所以還是乖乖的磕頭謝恩。
 
讓地勤人員貼了行李的標籤,然後自己再帶著兩個大行李過安全檢查。本來以為要打開鎖頭的,其實是不用的。大概是看我一付痴呆的模樣,想說應該不會帶著什麼危禁物品吧。安檢人員看了看我就揮手跟我掰掰了。這樣就好了?有點不可置信。怕是行李沒有跟著人一起過去,所以我又執意在原地看著行李進去。恰好也躲過了之前的大叔。真是有驚無險啊。
 
快到登機時間朋友才離去。好整以暇的進入登機口。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這個順序還是一點都沒有變,想當初在這邊過了幾十次的蠢樣,今天還依稀記得呢。好懷念喔。最後一個登機門,想當初最討厭的就是最後兩個登機門了,真是要命的長。偏偏有些客人就是愛忘東忘西的,讓我們兩邊跑疲於奔命。望了望下面的行李運輸車。哈。我也坐過耶。
 
到達登機門的時候已經開始登機了,先挑個位置坐下來,等大家爭先恐後的進去後再排尾端進去。開玩笑,要呆在裡面十四個多小時耶。我可不想那麼早進去。還好後來進去的大叔也沒看到我。(拜託不要讓我坐在大叔附近啊) 這輩子可沒這麼虔誠的求過。
 
是位大嬸坐在走道的位置,還好。我的隨身行李靠腰的重,不好意思請人幫忙,還是有好心人伸手推了一把,行李才順利的放進去。拜託今天亂流不要太大,不然我很怕自己的行李會飛出來砸中我。看吧。以前老愛警告別人。說多了輪到自己也會害怕。
 
一直到艙門關上都沒有人坐在中間的位置。喔耶。真是太好了,就可以不用跟人擠來擠去,上廁所也只要通過一個人就好了。真是幸福啊。(淚光閃閃)屁股還沒有坐熱就想拿小說出來嗑。隔壁的大嬸跟我很熱心的用憋腳的英文搭訕。我看起來真的很寂寞嗎?需要有人一直來關心嗎?
 

我很禮貌的願意用中文跟她交流,大嬸有的時候還是執意要用英文跟我溝通,講中文也通啊。我已經在心裡不知OS了幾次了。但是還是很有禮貌的回答大嬸的問題。不過我真的不想透露太多太私人的問題耶。就只好打混過去。基本上機上的第一餐吃完後就直接昏睡去,中間起來上了一次廁所,然後回去座位看自己的電影,現在飛機上的電影服務真的很讚。可以自己快轉或是倒帶,真是爽翻天。所以為了物超所值,眼睛睜的大大的看了三部電影─The Contract, The Hairspray, 還有No Reservation,都是我的最愛(我也太好打發了吧)。改天再來寫感想。最後不死心在下機前還硬是看了辛普森家庭的電影版。可惜飛機快下降電影只能播一半。

 
快下飛機了,想到等下要領兩個超重大行李心裡就不禁哀怨了起來,還是趕快先上個洗手間再說,隔壁大嬸又很好心的來跟我搭訕,說哪一台的音樂很好聽,還有抱怨自己屁股坐在椅子上非常的酸痛,順便跟我說她要去溜搭一下,我很怕她會要約我一同去散歩,所以藉口尿遁先散。
 
下了飛機後也不知道自己是發了什麼神經,本來就人不是很多,沒想到自己鬼打牆跑錯地方,硬是自己愣頭愣腦的在機場裡面散歩了一圈,繞了一段二十分鐘的冤枉路。所以就卡在移民局,因為沒有帶中華民國的護照,所以真是么受慢。我一邊排一邊絲毫不浪費時間的繼續閱讀我的小說,然後等所有本國人都走完了,才開放一條讓這個外國人快點出關。
 
我的兩個大行李已經很孤單的在行李轉盤上等我了。想到以往都是永遠直衝,只帶著一個隨身小型李勇往前衝的瀟灑樣就很沮喪,我的中行李被我折磨到沒辦法靠著站,然後我的小行李又很會選時間的把手被我拉斷,(難道我是神力女超人嗎?為什麼我的行李箱都壞了?)還好最大的箱子最耐操,大概也是最貴的吧(因為不是我的),才把所有的行李都使勁我吃奶的力氣甩上手推車時(真是要命的重),我就覺得兩手快要脫臼了。
 
出了關卡看見最愛的娘親就在不遠處,頓時就有回家的感覺。家就是有親人在的地方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