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記憶

關於部落格
寫給我自己的。
  • 748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妳往哪裡去─(上)

自己從小撘公車就有一種神經質的可怕,會盯著站牌上的路線,從頭看到尾,然後記住上兩站的站牌名稱,還有下一站的站牌。前者是可以知道快到的地點,後者則是知道自己錯過了該下車的地方。上了車以後就開始戰戰兢兢的盯著每一次公車停靠的站牌。所以上了公車之後,總是會搶著站在可以看到站牌的地方,深怕自己錯過了要到的目的地。
 
小學離家近,所以走路就可以到,國中的時候分發到較遠的學區,所以要坐五站以上的公車才能到。早上每個人都穿著整齊的校服,在冷清的街邊等著公車。來我家這站的時候,多半車上已經擠滿了人,大家還是硬著上去,兩個學校學生,硬是擠在同一個公車上。雖然說另一個學校的學生都會在過了三站之後下車,但是這三站的距離,總是像一場惡夢一樣,糾纏著兩個學校。
 
學生車票總是放在胸前的袋口,還特地買了一個伸縮的票夾來保存,上面還有自己的照片,還是會發生掉車票的事件。我這糊裡糊塗的個性跟雙方家長倒是沒有什麼關係。車票上面被司機剪的參差不齊的,有的時候明明就是一個洞,偏偏就是給妳剪到中間,不然就是左邊剪一邊右邊剪一邊,自己看的都有點煩心,(奇怪又不是處女座的,還跟人家規定要剪好車票),而且說起來以前司機還真可憐,一邊開車還要剪票。好像只有客運才有剪票小姐。
 
說到客運,就不得不說起每次坐客運的辛酸史。不管是坐到新店還是基隆,我總是不由自主的暈車。每次到了基隆,跟著我娘走著到阿姨家,就會全身無力的躺在那個冰涼的大理石上坐椅。還屢試不爽。後來雖然發明了暈車藥,可是有的時候還是會發生口吐白沫的慘狀。客運算起來說還真的是我人聲中最大的剋星。
 
小時候最喜歡去阿姨家玩,才幾站的距離,有的時候自己坐公車去,心情好的時候選擇靠著大馬路的地方停車,然後沿路慢慢的走著,一排的鞋店,總是讓我覺得相當的不可思議,各式各樣的款式,通常都能讓我哈個老半天。夏天的時候經過百貨公司,就會順便跑進去逛逛吹吹冷氣。我還記得旁邊有一家賣蛇的店,每次經過的時候都會頭皮發麻,雖然有的時候會繞過走另一邊,但是很多的時候還是硬著頭皮經過,大氣都不敢喘,深怕那些蛇會衝出來亂咬人。回家的時候會到新東陽去買霜淇淋,順便看看裡面的牛肉乾流流口水。邊等公車邊嚐著美味的霜淇淋,一邊想著這就是所謂的幸福吧。
 
家裡搬到了北投,又免不了的必須通勤。我每次總是多走一點路到總站上車,就可以摸到一個位置坐。而士林又是每次換車的地方。每次總是嘴饞的想買些東西祭祭五臟廟,有的時候為了省了一段車資,或是可以坐到位置,走到下一站去等車,沿路就跟著東看西看的到處研究。那彎彎曲曲的小路,總是讓我覺得非常的親切。深夜時份運氣好的時候,有賣地瓜的小販,就會很開心的買來品嘗,總覺得那就是人間美味。北投晚上等公車的地方,總是有個小販在賣糖炒栗子,有的時候我爹心血來潮會買來給我吃獎勵我一下。
 
以前的公車幾乎是沒有冷氣的,在炎熱的夏天,那樣感官上的煎熬真的是很難受的,鼻子裡呼進呼出的是別人的體臭味,濃厚刺鼻的香水味,還有變態的色情狂,下了擁擠的公車,總是讓妳有一種重生的喜悅,感激的吸幾口新鮮的空氣。運氣好的時候有位置坐還可以看看風景,有的時候大嬸就是要停在妳面前,讓妳不由自主的起身讓座。不過這可能跟我喜歡坐單人座有差,跟著我奶奶搭公車,明明就是很近的位置,她還是扯起大嗓門的叫我去坐旁邊的雙人座位。我從小就不喜歡跟同年齡或是年輕以上的男生坐,(非常奇怪的怪癖)所以總是在公車上被我奶奶碎碎唸。覺得我的個性很奇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