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給我自己的。
  • 748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告別式


據兩個人八卦報導,同事M常常是穿著同一條褲子,鞋子已經爛到不行。前半年買的新車,每次都被弟弟借去用,上下班都要別人载。家裡的開銷都是她在負責,老媽在家當伸手牌,哥哥也是不成材的窩在家哩,弟弟雖然有在賺錢,但是交了一個女朋友,都把錢供給女友,還把新車免費借女友用,女友開車簡直就像是個流氓,新車沒多久就撞了西巴爛,撞爛了也不覺得羞恥,也沒有想出一點錢來修車的打算。同事M常常在上班的時候說到很激動,可是基於自己心地善良的本性,還是任由家人欺負。六月的時候M的祖父就進醫院好幾次,一次比一次嚴重,同事M有對不負責任的雙親,所以和祖父感情特別深厚。七月當大家都在準備著慶祝美國國慶,同事M的祖父就在那個時候走的。同事B本著堅忍不拔八卦的精神,六月下班的某天就開車在同事M的家附近徘徊,真的不知道用意是什麼。最近又發揮同事愛的最高精神,打聽到同事M祖父的葬禮,人事部的同事有次跑來跟我說,真的很不懂同事B是什麼心態,如果說是關懷同事M看到她窮困,想掏錢資助別人,也算是件好事,可是目前兩個人說歸說,說是要捐的衣服也還沒送給M。我是因為身材的關係沒辦法捐給同事M。不然我兩件衣服加起來加工送給她也願意。一個人那麼窮困,大概一天到晚只能吃麥當勞叔叔的特價餐,當然體酯肪也會過高。有的時候我也想很機婆的建議,其實蔬菜也不是那麼貴的,而且對身體健康好。抽煙也對健康很差,想想看妳可以去拿買菸的錢去買雙鞋子也不錯,LA的物價也沒有想像中貴,還是有很多很便宜又耐穿的鞋。
 

參加葬禮的心情總是很沉重的,尤其是與你關係親密的人離開,人事部的同事今天跑來問我,說同事M祖父的葬禮就是今天,如果是妳的話妳會去參加嗎? 我向來都對葬禮很感冒,不過我覺得如果是直屬上司的話理應氣度會比較大些,應該有所表示,沒想到他們部門的老先生完全沒有感覺,只能說假的讓人心寒,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如果處在低位,沒有一點點姿色,有些人就是不會去鳥妳的。上司做到這種地步真的很絕情,想到以前我在做地勤的時候,每個經理都是一付嚴肅的樣子,但是私底下就和藹可親多了。如果你認為美國人比較熱情,那妳就大錯特錯了,我現任公司M的上司就是個徹徹底的如假包換的美國老人,我做地勤的時候的經理反而是香港人,誰說香港人沒有親切可愛認真的? 不過乘客除外。

 
隔了幾天同事M回來上班,謝謝她身邊的同事們,她上司還大言不慚的說別客氣,還有同事B也很不客氣接受答謝,大家其實都沒有在幫她,能躲的就躲,回來後公司的出貨量特別多,本來以為前一陣子公司是不是面臨經濟不景氣,每天的訂單少的可憐,很害怕的想找另一個工作。結果原來只是大家都不願意幫同事M接訂單而已。
 
我從懂事以來也算是跟我家老爺親近的。我第一次回台灣就是奔喪,當時被困在美國我爹不讓我回去,怕我回去了就不過來了,後來因為外祖父病重才批准我回去陪我娘。我娘很勉強的掛起微笑,我不曉得究竟是女兒能回去陪她讓她終於能讓她安慰一點,還是外公的過世讓她陷入一個人沉重的悲傷,不過她還是打起精神,請二舅去接我,兩個人回到北投的房子,我娘緊緊的擁著我,眼框紅紅的。隔天就帶著我上醫院去看我外祖父。那也是我最後一次看到外祖父的樣子,整個臉頰瘦的凹陷下去,兩隻腳卻浮腫著。我伸手觸摸著外祖父的手,有點不能接受這樣近距離的接觸死亡。雖然點滴還在持續輸入,氧氣也在持續供應,總覺得不捨得。娘看外祖父的嘴唇都乾的發白了,就親自弄濕了旁邊潤脣的棉花,輕輕的按壓在外祖父乾燥的脣上,然後輕聲的說對著外公說,「我帶XX (我的名字),來看你了。」我們家請的看護還在跟別人聊天,一點都沒有職業道德,看到雇主來了也不會裝模作樣一下。後來才明白原來隔天就又拔管了,所以她也沒有必要裝模作樣了。
 
我跟外祖父不怎麼親近,我的印象就止於,他濃厚的台語帶著刺鼻的煙味。小時候我是個很怕煙味的人,我記得有次我家老爺帶我去某個知名的寺廟,我一進去那個寺廟,聞到那個拜拜燒香的煙味,就很想吐。當然現在已經接受能力很高了,甚至還喜歡檀香的味道。小時候只有過年過節或是有人生日的時候才會見到外祖父。我相信他也是一個非常開朗的人,總是愛跟小孩捉瞎,唯一的是好就是打麻將,所以大多的時候都是看到他跟某個舅舅在牌桌上的神情。喜歡喝酒,尤其是金門高梁。但是我好像都沒看過他醉過,娘那邊的親戚酒量也都很棒,大家幾乎都能喝上幾瓶而不醉。
 
葬禮過後我跟我娘一樣茫然,哭了很多遍,心情很沉重,跪了很多遍,身體也很受折磨。什麼小吃的也都嚥不下去。更別提去逛夜市了。我娘根本是沉浸在她個人的悲痛上。在那時候即使最親近的人也愛莫能助。忘記是哪個表姊後來跟我說外公的一些事,我才發現,原來我們對自己最親近的人知道的那麼少啊。回來美國以後發現,想知道的很多,但是可以詢問的人很少。譬如說,我很想好好的寫下我們家老爺的事蹟,可是我發現現在每次問他都不記得了,更別提我們家老太太老是在旁邊鬼吼鬼叫的抗議老爺太多話了。(沒錯重複的是很多,但是哪個老人家不碎碎念呢?就連我現在也會啊)
 
我們總是要在失去的時候才想要去彌補,很多事,錯過了機會就不再了。即使最討厭的人,也有他可愛的一面。只是妳沒有去發現而已。
 
題外話,上個星期我幾乎天天帶書去公園看,坐在車裡看書實在是太舒服,難免就會產生不動的狀況。結果引來警察的關心。我聽到警察走過來的聲音,於是抬起頭來看了一眼,沒想到他居然說:「I just come to see if you are dead or not?」感情是我很嚇人,才讓他講出這麼絕情的話吧。於是我就到處講給別人聽,我公司的同事比較偏激,會跟我同仇敵愾。但是幾乎我所有的朋友都當成笑話看。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幸福,有這麼多很樂觀的朋友。我想我個人的告別式應該會是個很愉快的聚會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