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給我自己的。
  • 748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西方胃

我們一家子人,走路晃到附近的牛排館(其實是一個棚子搭的在外面的路邊攤位),等著熱騰騰的牛排上桌。印象中,好像有吃到一點點的莎拉,然後主菜牛排就這 麼在鐵盤上吱吱喳喳的放到我們的桌子上,旁邊的娘趕緊拿起餐巾紙來幫我擋掉那些亂飛的油汁。我則下意識的往後坐,等到風平浪靜了之後,才探頭看看我的牛 排。老爸疼愛女兒的把牛排都切好送到面前,我應該是只要負責吃的那個就是了。可是下意識的,就像拿碗筷那樣輕鬆自在的,伸手就去摸那個鐵板,想移到靠自己 較近的地方。兩個大人發現時已經為時已晚,當場心肝寶貝就嘩啦啦的大哭起來,死都不肯去吃眼前的牛排。被燙了兩個水苞的手指,就這樣活生生的破壞了第一次 享用牛排經驗。後來自己想都覺得我真不是普通的豬頭,人家都是摸下面的木板,我不知道是哪跟神經燒壞了,去碰人家的鐵板

掃了這興頭,大概過了好久,我自己不知道哪條神經發作,硬是要凹我爹帶我再去吃一次牛排。←這個愛吃的死性子到今天還存在。 我爹當然不敢違背愛女的心願,於是第二次牛排經驗又鏘鏘鏘的上演了。這次我很聰明的不碰鐵盤。←這還需要裝聰明嗎? 就在這一次。我想我愛上了牛排。幾乎每個月,我爹都會帶著一家大小去享受美食,孫東寶牛排上的那隻牛,看了好幾年。每次牛排上桌,齜牙洌嘴的咆笑著,都有 一種無可言喻的親切感。←這跟屬牛是沒有關係的。

印象中第一次進孫東寶牛排館(後來就搬進屋子內,開始有了店面),就有了非常不一樣的體 驗,愛死了她整套的餐點,從一成不變的玉米濃湯,可以喝到碗底朝天,一滴不剩不說,還想舔光人家裝沙拉的盤子。乖乖,那切成一絲絲的生菜,淋上一點點小氣 的橘色的醬汁,簡直就是此物只有天上有。還有小小熱呼呼的餐包加上奶油,如果沒有後面的牛排,應該是會吞掉好多個。以後還換成蒜蓉法式麵包,更是像俄死鬼 投胎的猛啃。然後牛小排正式上桌,同樣的帶著囂張的吱喳聲上桌。我會熟練的拿起桌前的餐巾紙,擋掉那些亂竄的油吱,然後先吃掉還在冒煙的那顆蛋。最喜歡可 以吸食那個滑嫰的蛋黃了。倒上一點番茄醬在我的蔬菜和麵上面,和著濃濃的黑胡椒醬汁,大快朵頤起來。然後悠閒的切著我面前的牛排。七分熟的牛排在熱熱的烤 盤上,做著最後的的掙扎。切下去那煞那,還有一點點的血色。那一刻,就感覺到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跟著就好像是孫東寶牛排店串聯了起來,我 們一家三口,也會偶爾去去不同的店面,試試其他家廚師的味道。還記得有一次跟著鄰居一起去,從小一起玩的女孩比我大一歲,也是一付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跟 著男生們玩棒球。看到流血的牛排差點沒昏倒,還請服務小姐拿進去給廚師弄到沒血色了再端出來。現在的她可是資格老到的護士,可是吃起牛排來,還是以不見血 為原則。

後來搬家,好像就跟孫東寶漸漸越行越遠了。有時候也覺得自己像是有個西方胃,對於牛排啦,漢堡啦,薯條啦,總是十分的嚮往。不過 有時候還是不是那回事,像我爹第一次帶我去西門町吃披薩,我就覺得這傢伙真是不討喜,沒想到若干年後來美國,在高中生活上,吃學校難吃的披薩吃出癮來,果 然不見得了解自己。第一次在美國吃牛排的時候,老以為會回到孫東寶的年代,沒想到一整個被打敗,然後開始深深的懷念起鐵板牛排的滋味。跟著幾次前任男友開 始像探訪新大陸一樣,去尋找傳說中的鐵板牛排,每次總覺得都是敗性而歸,究竟是小時候味覺特別,還是孫東寶牛排真的曾經那麼好吃過,上網去孤狗大師查了一 下,發現還有蠻多人都蠻喜歡孫東寶平價又實惠好吃的牛排,原來我並不是孤獨的。也不是自己胡思亂想。現在吃了許多家的牛排,也發現了許多好吃的食物。但是 像孫東寶這樣經濟又實惠,俗又大碗,那份吱吱喳喳的聲響,彷彿還可以在耳邊聽到,就讓這份美麗的記憶停留在那段美好的時光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